献世三十载

不知道是哪位老祖宗定的规矩,说生日要过虚岁,20岁的蜡烛还没来及吹灭我就正式开始虚30岁了。回看当年的文字,熟悉又陌生,努力去回忆学生时代的点滴,竟发现真的也就只能回想起点滴。

奔三在很多人心里是道坎,仿佛30岁一过就老了,20岁的青春年华从此戛然而止,和那些年轻人突然间有了距离,心理莫名设了防线,有些事不是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了,可是“该做”的又做不成几件,都因孔老圣人的那一句“三十而立”,让我们在这个岁数略显尴尬。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是孔子对自己的人生总结,又不是你我的。有人终了还没有活个明白,何谈不惑知天命?

吾说:“30岁的年纪正好,正值壮年理当努力。”买车买房、升职加薪、锦衣玉食不是”立“的唯一标准。如果是,我想有些人一出生大概就是立着的吧。

生活:慢慢熬一碗汤

上个月翻出1982年版严顺开演的《阿Q正传》看了一遍,说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节奏缓慢却不拖沓,很值得一看。我对结尾的旁白尤为影响深刻:“阿桂死了,他没有女人,但并没有像小尼姑骂的那样断子绝孙。因为,据考证阿桂还是有后代的,而且子孙繁多,至今不绝。”

看过的一篇文章中说:“成年后人分两种,一种是内心成熟,一种是表面成熟,而我们普罗大众俨然是后者。”年纪轻轻,一身世俗气,为现状和未来焦虑却没有勇气和毅力改变自己的人比比皆是。总羡慕着权贵却又不屑,时刻觉得被生活打压着,自己要不是没钱没权其实比谁都不差,议事骂骂咧咧怼天怼地,遇事唯唯诺诺认怂认命。被“生活”玩弄于股掌,是真可怜又可气,真可笑又可悲。像极了自卑而又妄自尊大还自我陶醉的阿Q,浑浑噩噩,在无休止的抱怨中老去。

自视从小就不是一个好学生,幼儿园逃学事件仍是我学生时代印象最深、最能侃侃而谈的趣事。大专的英语考试,模拟为外国人指路的对话形式作文,我以“Can you speak chinese?Yes!”开头,然后全中文有声有色的写完,这事大概也就我能干得出来。即使这样却一直承蒙历校历届的各位老师厚爱,担任着各种班委职位;当然也少了所有同学的关照,让我十几年在校生涯过的都还算顺利愉快。

赵英俊在一档被下架的综艺中说:“生活中的我们都好像在捍卫着什么,捍卫着尊严、钱财、地位或者别的什么,但其实都在捍卫我们的生活方式。”

父母给的不多不少,刚好够生活。凡事凭兴趣的我很犟,乐观寡欲,讨厌约束但守规矩,保持幼稚、坚持自我,活的认真随性、不卑不亢。头顶上有两个旋的人注定倔强不听话,好在我价值观尚且端正,为人处事自成一套,顽固不化地捍卫着我没有什么好捍卫的生活方式,感谢身边每一位朋友的包容。

生活,就像一碗慢熬的汤,或借鉴前人的做法,熬出一锅早已知道味道的汤,或创新改良,惊艳还是糟糕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味道,但是必然五味杂陈。熬好后,送到孟婆那里,喝一口让回忆在眼前重放,然后忘却这一生安然离开。

至于我的这碗汤,还要再不断加料,也许难喝到尝一口就吐了,那删不去的记忆就留给来生。

工作:还没醒先别叫我

毕业7年多,工作没有断过,先后换了6家公司,从传统平面到UI/UE、产品设计,一直在设计领域里摸爬滚打,至今仍是设计界的一名小学生。
谈到工作,首先必须感谢我的实习单位。公司里加上两位老板只有4个人,最大规模曾高达6人。作为一家业务涉及政府多部门的公司,就靠这么几个人经营的也算有声有色。

受公司规模限制,一人必须身兼多职,每天设计不断,不时还得外出跑印刷厂送货安装。实践的过程中每天都有收获,最初工资只有500元,但忙的再迟也不觉得辛苦,很开心很满足。回想那段时间,我软件的操作速度和一些设计制作实操经验得到了显著提升,并一直收益至今。

毕业后,进入了几家文化传媒公司,学习到不少我感兴趣的新东西,比如杂志、话剧、广告拍摄......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哥哥姐姐们。更幸运的是还遇见了我的小爱情,到现在已经懵懵懂懂走过7个年头。

受杂志行业衰落和工资因素的影响(主要是办公室恋情被发现了),机缘巧合下正式的开始了UI设计之路。

2012年,中兴亏损28.4亿,眼看身边外包同事一个个离开,我虽然幸运的被调岗至运营部门,同时负责两个部门的事务,但裁员仍在持续,心里难免惶恐,隔年便加入到现在的创业团队,真正的独立负责起整个产品的设计。

创业路上跌跌撞撞,难免遇到苦闷、焦虑和质疑,所有问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却非一己之力可以改变,这感觉有多不好受,只有创业的人才能体会。

前不久,朋友邀我共事,起步24~30K的年薪诱惑被我谢绝。可能是我的产品梦还没有醒,终不甘心,毕竟已付出了太多精力和感情。过去为了钱和别人较真,现在为了事和自己较真,没想到我竟也唱起了情怀这一出。

赵雷唱道:“理想今年你几岁,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你总是谢了又开,给我惊喜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抛开创业的成功与失败,我更享受做好一个产品带来的快感。全世界都想创业,想的人多做的人少,如果恰好已在路上,我想还是要尽力跑下去的吧。

回看过往,一直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做自己喜欢的事,一不小心找到了老婆,还带上点理想和情怀,我的运气不赖!

身体:渴望年轻的肉体

说到身体健康,不可谓不害怕。好像在这之前二十几年,我从不惜命,哪怕是因为哮喘要死了住院,也从未对自己的身体有过现在这样的重视和担忧。连续熬夜到天亮,然后接着学习工作的劲头还有,但是身体却诚实的将我一次次放倒。

知道疲惫并能真切的感受到疲惫,对一直精力旺盛的我来说有点不适应。曾几何时,无论怎么折腾,我这瘦弱的小身板都从不抱怨,根本不知道累,一天睡3、4个小时,第二天依旧可以继续忙碌。而如今,晚上到点就困,24点变成一个我迈不过去的坎,原来深夜才来的灵感全部转化成浓浓困意弥漫散开,充斥在房间每个角落,催我上床入眠。

初中前,我身体还挺糟糕的,除了那次哮喘住院,发烧感冒都是家常便饭,没少让我妈操心。好在这将近10年时间,都没怎么再生过病,却把所有病痛转移到颈椎上来了,真是苦不堪言,却也只能强颜欢笑,就当它是在时刻提醒我抬头做人,别低头吧。

颈椎的疼痛已完全融入了我的日常,哪天不疼了都会显得不真实,当然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不真实的活着了。无比渴望夺回当年我那年轻的肉体,可以肆意折腾摆弄。可是因果循环,现在还过去的债,我也只有认了。

都说失去才懂得珍惜,健康尤为如此。“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我大致是懂透彻了,我的余生已无法避免的要和颈椎病相守相依,携手到老了。

未来:谁知道谁要知道

我记性不好,但是好像人上了岁数就是喜欢怀旧,看电影喜欢找老片子,听音乐还是觉得老的好,歌单的更新一直停留在80、90年代。

模糊的记忆中,小时候总是跟着外婆做包子、做糖三角、做元宵......一起缝补衣服、一起打麻将、一起种点花花草草......不知道我现在喜欢做饭、捯饬家务是不是受小时候的记忆影响。

在那个科技还不发达的年代,信息和物质都不够丰富,快乐来的特别简单,攒上一块钱吃一串炸臭豆腐就很满足。筒子楼里一家三代住在一起欢度每一个节日,房间总是大到能够挤得下所有笑声。而如今,几十平的房子终究是小了点的,哪怕只有一家三口也过得拥挤不堪。端午,我再也没有包过粽子;中秋,我也不再期待吃月饼,更没有端小板凳上屋顶赏月的无聊行为,思亲的时候掏出手机,玩着玩着也就忘了。

那时娱乐资源有限,电视机是唯一的娱乐项目,所以我对电影电视剧特别痴迷。小时候,总幻想着自己演个大侠,想拍成龙的《醉拳》;现在我想拍张艾嘉的《相亲相爱》,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成熟了,对Jackie Chan的喜爱依旧,但生活中真实的情感羁绊更让我动容。

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担任哪部电影的男主,但是自己人生这场戏又有谁是配角呢?

王小波说,人一切的痛苦,本质上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而自律,恰恰是解决人生痛苦的根本途径。以前到了30岁,仿佛半辈子都过去了,现在会觉得,30岁的奋斗期才开始。

关于未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谁又要知道呢?少想一些有的没的,自律的让自己变得强大一点,现在做的即是未来!

献世三十载,看到海报上面自己那依旧帅气的回眸,不禁欣慰地笑出声来。不管芳华怎样老去,心还是要继续年轻,保持着这份“不要脸”,健康自由的生活,开心认真的工作。

30年草草人生流水账,冗长平淡,一点参考价值都没有,只是尽力活出自己的模样。最后再感谢一遍我生命中出现的所有不痛快,除了颈椎病!

参与评论

游客评论不支持回复他人评论内容,如需回复他人评论内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