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那些被你屏蔽在世界之外的人

A: “你看了C的朋友圈吗?她跑去日本玩了,太爽了。”
B: “啊?我怎么没看到!”(然后B打开她的朋友圈,翻了一遍后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段对话发生在清晨的地铁里,两个人尴尬了许久没有说话,而我到站必须要下车了,可心里却一直好奇A要如何化解尴尬,想看看自此以后B再见C,两人该如何面对。

  之所以对此格外感兴趣原于G小姐曾对我哭诉,哭的那么伤心那么不解自己的妈妈为什么怎么能屏蔽自己的爸爸,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也不曾用过这个功能,根本无法去猜测别人想法,只能说些有的没的,至今对于这种心态我还不能告诉她答案。

  因为微信的一个小小功能,对一些人原本藏着的真实情绪,陡然变得清晰。那些被屏蔽在外的人沉默了,觉得友情已尽了。表面上无所谓但心里总不是滋味,即使再不熟也有被排挤在外的感觉,更不要说是朋友或爱人。

  “屏蔽朋友被发现后”这件事儿像恶作剧般地在社交表皮上开了一个小切口,让人们看到他人对自己的真实观感。心理学的某本书上好像说过“屏蔽”的潜台词就是“不认可”,如此直白地告诉对方你不认可他,总要付出或多或少的代价。

  而对于朋友圈设置分组功能,一出来就被人问过,如果要设置分组,不让一部分人看到所发的内容,那还发朋友圈干嘛?直接拉个组说好了。但是微信是聪明的,是懂心理学的,人们的某种情绪某些状态是不愿意诉说只想分享的,只分享给他们最想要分享的人,相比屏蔽某一个人,分组是屏蔽了一群人,“分组”的潜台词也许是“最重要”,自己做出决定后,觉得被分在组内的人是“被”自己重视,“被”自己更重要的。隐约的也希望在组内人的心和自己也是一样被更重视更重要的。分组它的伟大之处在于,你没法判断对方是公开还是分组,还是就你一人可见。这功能给了多少人伪装的机会——有人可以同时发出不同生活状态,不同恋人,却不被发现;有人在这个组里装完孙子,又到那个组里去扮大爷;有人盗这个组的图去那个组装逼;有人喝完这个组的酒又去那个组励志。它给了一些人活在平行时空的机会,也给了从日常生活中叛逃的可能。你能看到的,永远只是一个分组里的内容,就像你能辗转听说的,只有故事的一个版本。谁都在管中窥豹,谁都在扮演陌生,谁都想要借虚假的朋友圈,活出现实里不存在的“精彩”。

  朋友圈本身就是自私的,社交产品或多或少就是在满足人们负面的欲望。你主观暴露自己的生活,宣泄这自己的情绪,只有这样才“爽”,才会被点赞,才会被大批评论包围。朋友圈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需要从蛛丝马迹的互动中,去猜想、挖掘、定义两个人间的关系。是谁发明了“圈”这个精妙的说法,它封闭又敏感,拒绝接纳新成员,又时刻渴望被窥视。你只知道你的朋友列表里有谁,却永远无法囊括对方的联系人,所以你回复时,既战战兢兢,又胆大妄为,你不知道有谁沉默地盯着你们的互动,也不知道他回复别人时,又是怎样的口吻。

  既然是自私的,自然会有屏蔽和分组功能。当一个人决定屏蔽或分组的时候,会持有两种心情:要么是“应该不会被发现”的鸵鸟态度,要么是“被发现又怎样”的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不过你是否会继续思考下去,被你屏蔽在世界外的人,他们发现了会怎么想?更关键的是,这些想法对你会产生什么影响?

  希区柯克的电影《后窗》里,人永远都想知道陌生窗户里的男女在干什么,而这扇窗户背后发生的事情永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那么一点点。

wx

  “你的朋友圈就决定了你的世界有多大”,分组和屏蔽无疑是在缩小自己的世界,我们当然有权选择只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把所有情感都寄托在自己小圈子里,沉浸其中越缩越小,如果一旦这个小圈子变成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或者出现裂痕时你的整个世界也就跟着崩塌,世界观也因此“畸形”。

  这种互动,也未必不出于真心。当他人用心也用力地证明自我时,我们也乐于从点头之交,进化为点赞之交。这种看似虚伪的社交下,其实藏着一点“搵食不易”的同理心,一点礼尚往来的私心,一点想开疆拓土人际关系的野心,这些心意或者心思拼凑起来,也够大家和和睦睦地在朋友圈里天天见。

职场圈

  领导们如果看到《中国青年报》这个民意调查,肯定要哭了:受访的2503人中,除“陌生人”外,“领导”是被屏蔽最多的人,近三成的人已在朋友圈把领导屏蔽了。

  你聪明的以为领导不知道?但是一旦“屏蔽”被领导发现,或多或少会对职业发展有一定影响,“领导是管理者,但根本上也是人”,尤其是比较感性的人,更容易被这样的事所影响。另外员工在企业所处的位置也会决定这种影响的大小。骨干力量多半不会受影响,但对于处于边缘位置的员工来说,努力一下获取领导的信任,不是件坏事,而开放朋友圈还是对此有裨益的。

生活圈

  出来混是要还的……当你屏蔽了别人,你就要做好被别人屏蔽的准备,反之亦然。微信朋友圈是社交关系的延伸,在私人生活范畴这种延伸则会显得更加敏感和微妙。“不看ta的朋友圈”表达了对对方的视觉疲劳或内心反感,而“不让ta看我的朋友圈”的动机则更为强烈,表达着对被屏蔽者有着更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

  毕竟朋友圈带有情绪和虚饰,这种放肆也许并不想让所有人知道,但是感觉告诉我这刻我必须要“放肆”,所以分组吧,只分享给那几个能一起放肆的,或者就只想“放肆”给几个人看。正如《后悔无期》的那句“名言”:朋友圈可以放肆,但爱要克制。当然也有说“朋友圈就要放肆,加了爸妈要克制。”最爱你的人知道你所有的“放肆”情绪都屏蔽了自己时的心酸、心疼,还要装作不知道,只是默默陪伴,你又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你屏蔽在世界之外人的感受和无奈?

容易被屏蔽不去看TA朋友圈的人
  这种人完全是咎由自取,比如老发代购广告、养生心得、心灵鸡汤、成功学,成天发个图无病呻吟怨男怨女传播负能量,没有啥事就天天发些有的没的,或者弄虚作假的东西。

容易被屏蔽不让TA看我朋友圈的人
  这种人大致分3种:被讨厌的人;心存顾虑的人;真的不熟的人。无论哪一种都是被不在乎不认可的人,节哀顺变吧!

容易被分在组外的人
  能完全不触动、伤害别人又让自己“宣泄”的方法就是朋友圈的分组功能了。

  每次发朋友圈的时候选择不同的“可见范围”,就可以定向分享内容,既不用担心被对方发现屏蔽后的尴尬,又能达到在特定观众面前放肆。大概人都有一千张脸吧。所以她简洁地发完一个幸福之后,又小心翼翼地另一个组发出自己的悲伤;他发出一个开心正能量的状态,又起身去茶水间心酸地泡一杯速溶咖啡,独自打发又一个加班的夜晚。如果有人一不小心,闯进两个圈子间的交叉地带,都会格外唏嘘,因为没有防备到陌生人的到来,所以那些亲昵的生硬的掏心掏肺甚至套近乎的回复,都还没来得及删除。置身于这些组的互动之间像是参观了一群人熟睡时的面容,既陌生,又脆弱。

  而那些被排除在各种组之外的人是幸福的还是悲哀的?他们不用看到这些唏嘘,但他们却又是被屏蔽在世界之外的人,在对方心中被渐渐降格的人。

wx2

  有时我也会消极地想,朋友圈里其实压根就没有朋友啊。真正亲密的人,总是即时性地跟你分享喜怒哀乐,做完美甲就兴冲冲地问你好看吗,买了什么东西就像第一时间告诉你给你看,哪顾得上纠结,到底要发这张还是那张照片,要选用哪款滤镜,要配上什么文字才能表达真实又不太真实的自己。就像逢年过节,你跟大部分人转发老套的祝福短信,末尾还不忘署名,生怕这一点社交的努力白费。而跟最要好的朋友或家人,却不必发太多修饰问候,一句注意身体好好的,就够了。

  人世间最郑重其事的庆祝方式,都该是朴素而随意的,不必有蜡烛,也不需要烟火。

  真正的感情,从来不是靠点赞维持的,就像存在感,也不是靠刷屏累积的。只是我们和世界的关系太过稀薄,才想攥一把评论在手里,假装永远身处闹市,永远有人醉笑陪君三万场。

  所以,一旦有人突然停止了晒图,我总愿意相信,他是不必再向朋友圈索要安全感了。这安全感可能来自于强大的自我建设,也可能只是因为,被人悄悄的屏蔽或是你已不是他组内的人了。

转载请注明:氧16网 » 【朋友圈】那些被你屏蔽在世界之外的人

赞 (13)
分享到:更多 ()